但2019年初的股市上涨,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对于经济下行悲观预期的修正,因此股市上涨并没有完全脱离经济基本面的支撑。资本利得预期决定了股市的方向,杠杆程度决定了股市波动的剧烈程度。如果中国经济基本面超预期恶化,有可能会扭转当前市场的乐观预期,造成股市方向改变。

综上所述,2019年以来A股的上涨与2014—2015年有诸多的相似性,包括引人联想的好故事、赚钱效应的存在、全面看多预期的形成、市场的不理性等。目前股市上涨存在两个可能风险点,一是中国经济和企业盈利的下滑程度可能超出市场预期,二是美股可能存在泡沫破灭风险。